网站标志
全站搜索
资讯检索
区域多能互补、电网互济 川渝电力一体加速落地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2-10-03 18:59:1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9月29日,我国西南地区首个特高压交流工程——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川渝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工程正式开工。作为连接四川、重庆电源和负荷中心,构建西南特高压交流骨干网架的起步工程,此次将新建双回特高压线年夏季高峰前投运。

  这也标志着川渝电力一体化迈出重要一步。过去多年,川渝电力资源禀赋差异明显,四川以水电为主,重庆以火电为主,两座城市“弃电”和“缺电”并存,围绕电力一体化的谋划也持续多年。如今,这一设想正在加速落地。

  从发展清洁能源和保障能源安全视角来看,川渝电力一体化,将给区域多能互补、电网互济带来哪些想象空间?刚刚经历能源保供大考的四川,又将如何构建“上得去、送得出、进得来、接得住、下得了、用得上”的“坚强电网”?

  2016年至2021年,四川水力发电在全省占比均超80%,约占全国水电四分之一。作为无可争议的水电、西电东送第一大省,四川刚刚经历了最严峻的“缺电考验”。

  一方面,极端高温带来用电负荷攀升;另一方面,极端高温导致干旱,水电出力大幅减少。这供需两端的急剧变化,导致四川出现罕见缺电,也拉响“电源多能互补能力较弱、电网互济能力不足”的警报。

  9月28日,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辛保安与四川省委书记王晓晖会谈时表示,将全力保障电力安全可靠供应,加快电网投资建设,加大省间余缺互济力度,持续完善网架结构。

  这正是川渝电网的薄弱环节。在《想“匀点儿”点给川渝,其实不容易》一文中,有国家电网系统专家曾对城叔分析,在极端情况下即便调减西电东送配额,也很难用于本地,“因为很多水电站线路都是直接外送的,即便有些地方跟当地电网有连接也非常有限”。

  一个重要背景是,四川省内的大型梯级水电站,均由国家统筹安排开发和消纳,发电量在全国范围内统筹分配、履约外送,本省供电则主要是长江支流上的中小水电站。目前,四川有6条特高压工程,包括向家坝-上海、溪洛渡-浙江、锦屏-江苏、雅中-江西、白鹤滩-江苏特高压工程,以及即将投产的白鹤滩-浙江特高压工程。

  但是,这6条特高压工程都是直流,点对点输送,“就像一列直达列车,中间不能上下”。与之相对,川渝特高压工程是西南地区首个特高压交流工程——也就是说,具备延伸、拓展的功能,就像一条“高速公路”,可以随上随下,还可以新建出入口与原有电网进行连接。

  这对川渝两地都大有裨益。它不仅能使重庆新增川电入渝送电能力400万千瓦,更能够解决四川甘孜、阿坝等清洁能源富集地的能源送出问题。比如,现有的甘孜中部送出通道已经满载或重载运行,无力满足水电外送需要。

  正是基于这样的现实,2021年10月印发的《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》就提到,要“推进白鹤滩水电站留存部分电量在川渝电网消纳”。2022年3月,川渝联合印发《川渝电网一体化建设方案》,进一步提出优化川渝电力资源配置,推动川渝电网提档升级,促进互联互通。

  四川和重庆好似一枚硬币的“两面”:前者水、气资源丰富,西电东送累计外输清洁能源相当于13个三峡大坝的年发电量;重庆则“贫煤、少水、无油、富气”,对外依赖度一度超过50%。

  紧密相连的两地,电力结构上也是大相径庭。2021年,四川发电量为4329.5亿千瓦时,其中水力发电量为3531.4亿千瓦时,占比约为81.57%;重庆发电量为930.9亿千瓦时,其中火电发电量为673.8亿千瓦时,占比约为72.38%。

  一个水力发电为主,一个火电为主。从“十三五”时期来看,四川年均弃水电量超100亿千瓦时,重庆年均购买四川水电近200亿千瓦时,且川渝输电通道低谷时尚有上亿千瓦时的输电空间,重庆火电约有100万千瓦调峰能力有待挖掘。

  这种资源禀赋和电力结构的差异,使得川渝之间形成潜在的互补性。四川省电力行业协会副秘书长赵恒等在《电力产业助推成渝双城经济圈发展研究》一文中指出,川渝电网不同的装机特点,为两者一体化建设提供了天然的有利条件。四川水电在丰水期大幅上升的发电能力,与川渝夏季负荷可实现较好的特性匹配。

  事实上,此前川渝之间已经开始互济。近年来,四川水电每年送重庆电量约200亿千瓦时,枯水期重庆火电送四川电量约5-8亿千瓦时。但显然,这样的规模并不能够满足两地实际调峰需求。

  7月6日,川渝一体化电力调峰辅助服务市场在重庆启动,当日即完成首笔交易118万千瓦时,可见需求之旺盛。在成渝地区用电需求快速增长背景下,预计2025年川渝最大负荷将分别超过8900万千瓦、3550万千瓦,分别比2020年增长10.5%、44.31%。

  作为一条“上得来、下得去”的电力高速公路,川渝特高压工程将将新建4座特高压变电站,新建双回特高压线公里,形成“Y”字形网架,为川渝两地能源互补互济提供更大空间。在此基础上,据透露,阿坝-成都东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工程也正在争取尽快推进,未来将形成川渝特高压“之”字型网架。

  这也意味着,西南电网主网架电压将从500千伏提升至1000千伏。在赵恒看来,加快建设 1000 千伏成渝特高压交流电网,提高大渡河上游阿坝片区、雅砻江上游及周边雅安甘孜片区富余电力送出能力,将有力保障成都、重庆的电力供应,同时促进水电在川渝地区消纳,对双城经济圈建设提供清洁电力保障。

 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曾向城叔表示,现在的电网建设,除跨区域单向输电模式外,区域内部省际间的电网互联、资源互济同等重要,应当更加尊重送受端主体的意愿。“比如,因为时空差异,可能少数送端需要少量的反向输电。”

  过去多年,四川大渡河流域“弃水”现象较为突出,一大原因便是受制于通道约束。四川省能源协会智库专家艾明建此前表示,四川水电集中分布在甘孜、雅安及攀西区域,与之相配套的500千伏送出通道,即为省内通道。但因为“强直弱交”问题突出,通道容量不足问题越发突出。

  眼下,四川层面正全面加快补齐电网的短板弱项。在9月28日四川电网重大工程项目推进会上,致力于破解省内500千伏电网短路电流超标等突出问题的22个重大项目集中动工。

  比如,投资50亿元的攀西电网优化工程,将增加攀西通道送电能力200万千瓦,将攀西丰富的清洁电力送往负荷中心消纳,提升迎峰度夏、迎峰度冬电力保供能力;乐山南500千伏输变电工程、雅安蒙山220千伏输变电工程、宜宾云台220千伏变电站扩建工程等,将及时满足工业园区、晶硅等重点产业快速增长的供电需求……

  这些“毛细血管”的建设,将使得攀西、阿坝等地的清洁电力能够输送至成渝负荷中心就地消纳,从而破解“弃水”问题。

  更进一步,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董事长谭洪恩还透露,“十四五”时期,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将在四川进一步扩大投资,加快推动阿坝-成都东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工程,成都十陵、邛崃、空港、淮州,眉山西等电网重点工程,投资规模将达到1800亿元,加快建成以特高压交流环网为骨干的覆盖更广、能力更强的大电网格局,促进四川各级电网协调发展。

  简而言之,就是要构建一条“上得去、送得出、进得来、接得住、下得了、用得上”的“坚强电网”。

  这也意味着区域电网结构的根本性改善,在增强成渝地区保供能力基础上,支撑大规模清洁能源多元化开发及送出需求。此外,区域网络的构建,还将更有效地承接来自西北、西藏等地的电能,在区域内部调峰基础上,实现更大范围互补互济。

  在川渝电网一体化语境下,赵恒认为,应当更多引入市场机制。比如利用重庆火电基准价与四川低谷增发水电价差,支付给重庆火电调峰费用以及过网费。这样在四川水电获得减弃增发收益的同时,重庆火电也获得收益,更能调动双方积极性。

 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1 杭州某某绿色能源公司 源码基地 提供